首页 / 财经 / 正文

专访红点中国袁文达:一年有四家投资的企业 IPO 是什么感觉?

360回归A股上市、趣头条、创梦天地、360金融前后上市,2018年是红点中国的高光时刻。

2018 年底,美国《福布斯》杂志发布“2018 年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红点中国合伙人袁文达再次成为全球创投人“金手指”。此时袁文达的办公桌上已经摆了大大小小近十个奖杯或纪念牌,其中不仅有各媒体评选的投资人荣誉,还看到趣头条、奇虎 360 等在纳斯达克上市时的纪念照。

从只身一人回到中国做投资到现在,袁文达已经走过了 14 个年头,单枪匹马到带领四十人的团队,细数这些年,他经历了莽荒时期的互联网时代,也经历了互联网后创业时代,见证了创业者的起起伏伏,也收获了硕果累累。

当然,投资生涯也并不全无遗憾,袁文达很释然的说:“遗憾肯定是有的,但是做投资不能总纠结于过往的事情,是要向前看的,毕竟是要做一辈子的事业。”

单枪匹马的中国投资之旅

麻省理工毕业,在英特尔工作过,在硅谷创办过技术型企业,袁文达的履历自带光芒。当他在英特尔成为高级经理时,受硅谷创业热潮影响辞职创业,先后做了三个互联网通讯产品,其中两个后来被大公司成功收购。“有成功有失败,所以我能理解技术创新的核心,也能够理解创业者的心态。作为科技公司创业者所经历的一切阶段,他们所遇到的问题,我都经历过。所以对于如何去帮助他们也有很多想法。”袁文达谈起自己的创业经历说道。

除了对技术层面行业的深度理解,袁文达认为作为一名投资人还应该具备两种心态:一是要能够冷静的判断和独立的思考,耐得住寂寞,熬得过周期。二是早期投资人,更要保持谨慎的乐观态度,因为创业本就是九死一生的残酷历程。

袁文达加入红点创投后,此时正刮起了一股“中国投资热”。2000年,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包括新浪、网易、搜狐在美国上市,2004 年携程上市、2005 年百度和盛大上市,中国第一次互联网浪潮由此刮起,从而也引起了美国资本市场的注意。2004 年,硅谷银行带着 25 人的美国顶级VC团队来华考察,随行机构包括 NEA、KPCB、红杉、凯雷、红点、DCM、经纬创投等。

这趟考察结束后,红点就开始筹划开拓中国业务。袁文达带着红点全球基金开辟中国战场的野心,只身来到上海,开启了红点的中国之旅。

从 360 到红点中国诞生

此时中国互联网市场还是一块尚未耕犁的沃土,“当时很多很好的互联网企业在寻求融资,比如大众点评、去哪儿网,但是我们开始比较谨慎,所以错失了一些机会。”袁文达惋惜的说道。

不过万幸的是 2006 年,袁文达遇到了周鸿伟。“老周作为一个优秀的创业者,他也有很多有争议性的方面,但经过我们尽调以后,发现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产品经理,他对于中国互联网用户在那个阶段的需求把握得非常敏锐。”袁文达评价道。终于在持续半年多的深入尽调之后,在其估值数千万美金时袁文达力排众议支持了 360 的 B 轮融资。

从投资喜好上来看,袁文达看重的似乎更多是创业的人。“我们常说,事对、人不对,坚决不投;人对,事不对,不投,但是可以持续追踪一段时间。”在他看来,“在消费互联网行业里,人的因素可能更重要,一个好的团队,一个优秀的 CEO,也就是他们的智力资源是不可复制,也不怕被复制的。比如趣头条的谭思亮,是一个成功的连续创业者。之前我投资过 51,他也在 51 工作。后来去了盛大广告部,是互联网赛道的顶级赛车手。”袁文达说道。

而在企业IT服务和前沿技术创新行业里,袁文达认为技术本身的创新和随之建立的壁垒更加重要一些。例如红点中国在 16 年投资的 Kyligence 跬智科技,最早是 Apache 的内部孵化项目,后来因为非常成功实现开源。如今全世界的大型互联网公司如百度、美团和美国的 e-bay 等都在使用跬智的产品。

“我们一直坚信,技术创新是商业模式最好的杠杆。技术创新会带来用户人群、交互场景、生产效率的改变,映射着商业模式、产品服务的变革,催生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级别的大机会。”另外,袁文达表示,红点中国延续了美国硅谷 VC 的基因,讲究资金使用效率。“如果是需要大量烧钱去建立壁垒的公司,我们就比较少去碰。”

从 2005 到现在十余年间,袁文达带领着红点陆续投资了 60 多个项目,其中 6 家实现 IPO ,多家企业实现退出,投资的明星项目有奇虎 360、趣头条、乐逗游戏、多盟、秒针系统、一下科技、APUS、人人车等。红点在美国丰厚的创投资源吸引了一些国内创业者,袁文达介绍,软件定义存储公司 XSKY 选择了红点,是因为红点美国投资的新型存储技术公司 PURE 2016 年在美国上市,这让 XSKY 创始团队觉得红点中国在信息存储领域有很好的理解和洞察力,可以及时和他们分享美国的专业知识和经验。

红点见证了国内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但也体会到了中国创投环境发生的变化。袁文达发现,这十年里,中国整个创投和创新行业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本土创投团队,无论是和创业者沟通,还是对于项目的执行,包括增值服务和管理,创业者不再单纯偏好有经验的美国VC,而开始期待本土化、懂中国市场的投资人。因此,2016 年10月15日,红点创投宣布成立首支中国基金,并完成总计1.8亿美元的首期基金募集,新基金由红点创投中国团队独立运营。

企业 IPO 是投资终点么?

2018年是红点中国引以为豪的一年,其参与投资的四家企业成功实现IPO,其中包括 2 月 360 在“中概股回 A ”浪潮下回归 A 股上市、9 月趣头条赴美上市、12 月创梦天地赴港上市,以及 360 独立分拆出去的 360 金融登陆纳斯达克。企业上市往往是对于投资机构最好的回报,当问及投资企业上市是不是其投资的终点时,袁文达回答道:“我们的目标除了要给投资人创造长期稳定的超额回报之外,还有一个就是陪伴创业者、创始人走得更远。比如我们12 年投资的乐逗游戏,从公司成立,到上市、退市时时作为买方团支持、到再上市,8年多的时间,我们都给予了大力的支持。”

2019 年 1 月 22 日红点创业投资中国基金宣布完成 4 亿美元基金募集,这是红点中国自 2016 年从红点全球基金独立后募集的第二支美元基金。截至目前,红点中国基金管理规模超过 10 亿美元。袁文达介绍,这次募资前后只用了不到 3 个月时间,“新增 LP 数量超出一期基金一倍,最后不得不回绝掉一部分”。他强调,红点中国有意控制规模,是为了更好地聚焦早期。“早期基金的规模决定是否有超额回报,我们非常看重整个基金的回报倍数。”据介绍,本次一期美元基金 LP 全部跟投,新增 LP 还包括国家主权基金、国际知名退休基金、全球知名大学捐赠基金等。袁文达透露,本轮募资将继续围绕早期 TMT 布局,押注消费互联网、企业IT服务、前沿科技三大赛道。

“我们依然致力于做一个能够为 LP 带来长期稳定的,有超额投资回报的专业早期投资机构。”袁文达谈到对于未来红点创投的期许。

通过十几年在资本市场不余其力的挖掘优质项目,袁文达带领红点创投在中国从 0 到 1 ,从无所耕耘到开拓疆土,如今逐渐成长为脱缰的马。评价这十几年的投资生涯,袁文达认为,虽然不是全然完美,倒也算是稳中求胜,步伐坚固,投资的路还长,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