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谁会是新兴市场的下一个“阿根廷”

12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名男子查看汇率显示屏。

一夜之间,潘帕斯雄鹰化身金融市场的黑天鹅,重蹈了去年的覆辙。股、债、汇三杀的阿根廷,让全球想起了被新兴市场支配的恐惧,土耳其、巴西、南非、印度尼西亚……当降息潮拉开大幕,当大宗商品价格风雨飘摇,当全球经济前景一再被下调,在这些拥有“三高”通病的脆弱新兴经济体中,下一颗雷的引线或许已经离点燃不远了。

阿根廷折翼

如果说道指跌3%意味着美股的暴跌,那么阿根廷主要股指Merval指数下跌31%无异于全面崩盘。当地时间12日,阿根廷的股、债、汇三杀令所有投资者心有余悸。股市狂跌31%之外,货币的情况也十分难看,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狂贬将近37%,刷新历史纪录低点,至1美元兑换62比索。

债券的情况同样危险。阿根廷指标10年期公债和世纪债券下跌了面值的18%-20%,至面值的约60%甚至更低。据路透社报道,阿根廷以欧元计价的债券下跌近9美分,债券收益率则上涨了近3%。

这让人回想起了一年前的8月,彼时,比索在一天内狂泻12%。路孚特数据显示,阿根廷股、汇、债市出现这样的同步下跌,自2001年该国经济危机和债务违约以来还未见到过。华尔街迅速反应,摩根士丹利将其对阿根廷主权信用和股票的推荐建议从“中性”下调至“减持”,称计算显示阿根廷比索可能再下跌20%。

导火索是11日的总统选举初选。初步官方结果显示,由前总统克里斯蒂娜推举的费尔南德斯得票率超过47%,比阿根廷现任总统马克里领先近15%。与此同时,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省省长的初选中,执政党候选人也以较大劣势落后。

这被普遍看作是10月总统大选的预演,对市场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意味着一个保护主义色彩浓厚的政府很可能将于12月上台,并把现任总统马克里在重获国际市场信任方面取得的成果毁于一旦。

崩盘之后,阿根廷央行不得不紧急出手,在外汇市场卖出1.05亿美元以捍卫遭大规模抛售的比索。交易员称,这是阿根廷央行自去年9月以来首次使用自身储备进行拍卖。

蝴蝶效应“如果马克里连任失败,反对党重掌政权,阿根廷将变成另一个委内瑞拉,而巴西不希望看到阿根廷人逃到巴西南部避难。”当地时间12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这样评价。作为新兴市场的典型国家之一,若阿根廷这张多米诺骨牌倒下,难免会让其他新兴经济体惴惴不安。

展开全文

虽然与阿根廷相比,巴西的情况还算稳定,不至于需要靠IMF才能维持稳定,但从巴西现在的经济形势来看,博索纳罗似乎有些五十步笑百步。当地时间13日,巴西央行公布的经济活动指数显示,今年二季度,巴西经济环比下降0.13%。由于一季度经济曾环比下降0.2%,这意味着巴西经济再次陷入“技术性衰退”。

“如果对阿根廷债务的担忧不断加剧,南非兰特、土耳其里拉和许多拉美货币可能会成为目标。”凯投宏观的William Jackson在一份报告中写道,阿根廷主权债违约可能在数月之内出现,如果对阿根廷债务的担忧持续,那些货币流动性好、经常账户赤字高的国家的货币将受到最严重的打击。

高负债几乎是所有新兴经济体的通病。导致阿根廷闪崩的原因正是投资者对债务的担忧。根据彭博汇编的数据,阿根廷政府及其附属机构目前有159亿美元的欧元、美元计价偿债款项需要在2019年支付,另有186亿美元以比索计价的债券本金、贷款和利息款项要支付。

与阿根廷类似,土耳其的债务也“恶名昭著”。数据显示,土耳其私人负债是GDP的170%,半数借款以外币计价。由于里拉暴跌,私营公司还款难于登天,债务违约率因此暴涨。摩根大通预计,土耳其大约有价值1790亿美元的外债将在2019年7月到期,几乎等于该国GDP的1/4,其中1460亿美元的债务都来自私人领域和银行。

巴西也不例外,即使正处于好转中,但债务问题还是获得了IMF的多次点名。今年4月,IMF将巴西2019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2.5%下调至2.1%。IMF在报告中指出,巴西的当务之急是控制公共债务增长,尤其需要削减公共部门工资和推行养老金改革,同时保证必要的社会开支不受影响。

起点还是终点

好在目前,阿根廷的问题暂时还未演变为传染病。在12日欧洲交易时段,新兴市场货币土耳其里拉、南非兰特和墨西哥比索跌幅均在1%左右,并不算剧烈。纽约布朗兄弟哈里曼的全球货币策略主管温胜表示,鉴于比索的交易量,他认为此次暴跌在新兴市场产生的“蝴蝶效应”至多传导至诸如巴西和乌拉圭这样的邻国。

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社科院拉美所巴西研究中心秘书长周志伟坦言,短期之内可能对于巴西会有一定影响,随着比索的贬值,巴西雷亚尔可能出现贬值,但从中长期来看,这种影响会减弱。一方面,邻国对阿根廷经济的依赖不是很大,即便是与阿根廷关系较为密切的巴西,在经贸关系方面也不算非常紧密。另一方面,阿根廷的债务问题的确比较突出,虽然巴西的经济也一直不太好,债务处于上升状态,但总体是可控的。

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汤铎铎表示,影响会有一点,但从全球的趋势来看,欧洲、日本、俄罗斯等的形势都不容乐观。“不一定是阿根廷影响全球,阿根廷只是崩盘的一个点,未来可能还会有类似情况。”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文 新华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