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区 / 正文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157】梅增新:三十五载 相守八大道

梅增新获得市议员纪思庭颁奖。

梅增新获得市议员纪思庭颁奖。

  今年是梅增新来美40年,也是他和布碌仑八大道相守35年的时刻。回顾往事,他的经历有平凡也有不平凡。但40年中他兢兢业业,坚韧不拔地去面对每一天,也倾心为社区服务屡屡获奖。今天就让我们听听他的故事与经历。

  ■ 侨报记者 崔国萁

服务社区34年的永成-凤凰超市去年9月24日结业。
服务社区34年的永成-凤凰超市去年9月24日结业。
布碌仑区长亚当斯向梅增新夫妇颁奖。
布碌仑区长亚当斯向梅增新夫妇颁奖。
梅增新和当警察的小儿子在一起。(图均梅增新提供)
梅增新和当警察的小儿子在一起。(图均梅增新提供)
梅增新。(崔国萁摄)
梅增新。(崔国萁摄)
为社区服务多年梅增新屡屡获奖。(崔国萁摄)
为社区服务多年梅增新屡屡获奖。(崔国萁摄)

 

 

  在家乡种田10年

  我出生在广东省台山市端芬镇海口埠,那是一个古老且昔日被台山人视为出洋第一港的地方。到我出生时海口埠已繁华不再,我每天除了去上学,就是下午放学后去生产队种田。

  那时,我在海外的父亲和大姐都寄钱回家,但在那个年代里你再有钱也必须去种田,否则你会被揪出来批斗。我从14、15岁开始就种田挣工分,每天按照生产队长分配,从插秧、割稻、培土、施肥,到种番薯、甘蔗、小麦等等,什么农活都干过。

  回想起在家乡种田的10年,真是太苦了,尤其插秧。春节后南方的天气寒冷依旧,当你把脚放入稻田的水中时,立马感觉脚不是自己的了。到了夏季插秧时,稻田里的水又热得不行,脚根本放不下去。弯腰在田间插秧时,望着身后白茫茫的都是水,真让人不知道何时能插完。

  尽管如此辛苦,但也培养了自己的坚强。日后来到美国,这10年的经历让我无论做什么,都不觉得辛苦和艰难。

  多次偷渡不成功

  土改时我爷爷因之前有生意而遭批斗,直至被整死。为此,我爸爸想法设法偷渡去了香港。我在1972年高中毕业后也一直偷渡想去香港,但偷渡了多次都没成功。在那个年代里当地有两条线路偷渡,一条是从广东中山偷渡到珠海和澳门,另一条就是从东莞到深圳,再偷渡去香港。

  当年偷渡到香港要从水中游过去,因此天冷时偷渡的少,一到天气转热,偷渡的人就多了起来。为了防范我们偷渡,每年一到天热时当地政府就把我和另外一些人关起来。白天,我们依旧去田间干活,到了晚上我们就被关在公社不准回家。

  父亲和大姐偷渡去了海外,家里剩下母亲、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和我。那时已到了美国的爸爸一直在申请我们,但不被批准。直到1979年中美两国正式建交,当年的6月15日我们一家人终于被批准去香港的美领馆接受面试。我在香港住了100天,最终在10月1日来到美国,在旧金山和父亲团聚。那年我26岁,和父亲26年未见过面。

  到纽约谋生

  在我们全家抵达旧金山前,父亲和大姐已在当地开了一家中餐馆。当时父亲对我们说只能留一个人在餐馆做,否则生意难以为继。有一天我和舅舅聊天,舅舅说想发财就去纽约,但在纽约要小心。

  因为那时的曼哈顿华埠帮派很严重,舅舅说的“小心”指的就是这个。一个月后,我和一个姐姐、哥哥告别了旧金山,来到纽约。

  那时姐姐和哥哥在华埠的亨利街开了一个肉店,我早晨去学校学英文,放学后就去肉店帮忙,如此做了一年多。大约在1981年时,爸爸出钱,帮我在布碌仑的国王高速路买了一栋两家庭的房子,那时房价才7万元,我首付2万元就搬了进去。

  做餐馆批发生意

  大约在1982年,我在布碌仑羊头湾U大道开了家公司做餐馆用品批发,这是我来美后第一个自己的生意。那时每天晚上我一一给餐馆打电话询问需要什么?第二天一早我就赶到肉市场、菜市场,依照餐馆的需求买好东西,再赶回去按照餐馆的不同要求收拾好,像有的餐馆需要带骨头的肉,有的不要,我们按要求弄好后再送货。

  刚开始时很辛苦,一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起早贪黑的。最初我的客户只有3家餐馆,而客户都要自己一家一家地上门去找,像我到长岛送货后就开着车在那里转悠,发现了中餐馆就上门自我介绍,询问人家是否要货。就这样干了一年多,我的客户增至近30个,这样我的批发生意就需要更大的地方了。

  在八大道开超市

  1984年时我先买下了八大道5613号店铺,继续做餐馆用品批发生意。那时我先前买的房子价格已涨至19万元,我卖了房,又在1985年买下相邻的5615号店面。

  做餐馆用品批发最麻烦的就是收账,送完货该收钱时,对方总是以各种借口往后拖。而5615号店面之前就是一家超市,买下后我决定不再做批发,便在八大道开了“永成-凤凰超市”开始经营。

  超市刚开门时只有我和太太两个人打理,太太负责收钱,我自己去拉货,再上货、卖货,忙个不停。有时中午吃饭时忙得我都忘记了饭碗丢在哪,要费力找回才能继续吃完饭。

  第一天下来超市的营业额才200元,周末时每天也就5、600元。在辛苦忙碌下,生意一天天好起来,半年后超市请了第一个员工。

  遭遇抢劫

  经营超市的辛苦不说,我们还遭遇过一次持枪抢劫。我清楚地记得抢案发生的那天是个雨天,晚上要关门时因下雨所有伙计都进到店内,和我一起站在收银台附近。

  此时有一名华裔男子手里拿着枪进来了,将枪口指向我们。那一刻我们每个人都十分紧张,而抢匪似乎更紧张,握枪的手抖个不停,令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担心慌张的抢匪真的枪支走火伤到谁。

  当天来打劫的有3个人,一个持枪进店,一个在门口望风,还有一个坐在门外的车内。那天抢匪拿走柜子里一个装满1元的袋子,还有我们的钱包,但幸好没人受伤。

  抢匪逃走后我们报了警,警方来后将超市的电话和警局连在一起,遇事只要我们抄起电话就能求助。再后来我们装了闭路电视,除了保护自身安全,也对小偷小摸者起到了阻吓作用。

  见证八大道的变化

  我搬到八大道开始做生意时,这里的店铺和华人都不多,街上屈指可数的有几家商店和2家小餐馆。后来,搬到八大道的华人越来越多,街头的店铺也越开越多。到今天这里的繁华和热闹已今非昔比。

  而我的超市也随之不断变化和扩充。之前八大道华人少,收银员只要一个就OK, 后来增至4个人都忙不过来。像活水鱼,超市刚开张时送货公司几天才来送一次,现在是天天送货。而员工我们也请了30多个。

  原来八大道广东籍居民比较多,那时我们卖的大多是广东货,同时还卖产自台湾、泰国和中国大陆的货物。现在八大道闽籍华人特别多,超市随之卖的福建东西最多,台湾货和泰国货几乎不再卖。

  最初超市刚开门时一天的流水只有几百元,后来发展到每天营业额有1、2万元。当然八大道的繁荣也带动了这里的地产发达,之前在这里租个店面只要500元,现在则要1.5万元,30多年间涨了30倍。像我最初买下5613号店面时只要12万元,现在已涨到600多万元。

  超市结业 顾客员工惜别

  永成-凤凰超市在2018年9月24日结业,至结业那天它已服务社区34年。过去几十年间,尽管八大道的店铺和超市越开越多,但我们的生意一直很好。我觉得除了地点原因外,就是房子是自己的,因此我们没有租金和逼迁的压力,多年来我们卖的东西比其他店都便宜。

  另外,我们一直坚守不欺人、不骗人的宗旨。我经常和员工说,人家进店来都会令你有钱赚,因此诚信很重要。像八大道有的店卖活水鱼,捞出来时是活的,但宰杀时却做手脚。我告诉员工不能这样做,如此会让自己关门的。有时碰到员工和顾客起争执时,我会告诉员工保住客人最重要。就这样,我们树立了良好的口碑,令生意多年来保持不变。

  但经营超市几十年,我已有些厌倦。每天早晨我6点多起床,7点半要赶到超市开店;每晚无论怎样,我都要在7点赶回来关店。天天周而复始,我内心已开始讨厌,而儿子们又不愿帮手。

  当超市要结业的消息传出后,很多人都问为什么?老顾客们更是难过,他们几乎是从超市开张就开始来买东西。员工们也是依依不舍,一直坚守到我关门的最后一天,让我感动和难忘。

  服务社区 成立同乡会

  在八大道开超市不久我便开始参与社区活动,并在1989年成立了布碌仑华人商会。那时八大道连停车的咪表都没有,车在路边一停就是一周,除了扫街时才挪开,令前来购物的人无法泊车。我们便去社委会投诉,很快市府派人来装了咪表。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八大道已是人多车多,但仅在60街和50几街有2个信号灯,十分不安全。我们又去社委会投诉,交通局前来解决了问题。

  后来,随着在纽约的端芬乡亲增多,大家一直期盼着能有自己的同乡会,于是在2012年时我们成立了布碌仑端芬同乡会,大家推举我做了会长。7年来,端芬同乡会已有会员1200名,有固定的会所,有专门的办公人员为乡亲们看信、填表,每年还举办各类讲座和中秋送月饼、敬老、假日季募集玩具等活动。

  台山素有排球之乡的美誉,端芬同乡会除了每年积极组队参与社区的各项排球比赛外,还在2014年组织了一支拥有6名老外球员的队伍回国参加了台山市主办的九人国际排球比赛,取得了亚军的佳绩。我们的球员在当地也受到政府和台山人的欢迎与追捧,那感觉真的很开心。

  我最成功的是两个儿子

  我的大儿子生于1985年,次年小儿子降生,两个儿子非常的听话,自小学业好,长大了也不抽烟不喝酒,晚上也不出去瞎逛。上面我说到儿子们不愿意帮手超市,其实小儿子已帮我做了10年。

  小儿Jesse从市立大学布碌仑学院毕业后,本可到老外公司找份工,但我让他帮忙后,他留在超市里10年,且小儿做的非常好,帮我管理超市很负责任。

  但说实话,超市里的味道,凌晨1时多要去拉货的辛苦,还有每天要面对唠叨的阿姆阿婆们,挺烦人的,但儿子一直帮我没有离去。直到去年1月,儿子经过学习考试做了一名狱警;而大儿子则自己创业,在布碌仑市中心经营了一家时尚奶茶店,马上要开分店了。

  不久前,小儿子在考试后想转到机场或码头做警察,警方做背景调查时致电我,问我对小儿子的感觉,还问家里有超市为何要去做警察?我把小儿的经历告诉对方,并说我相信Jesse会成为一名出色且负责任的警察。

  回想来美40年,有苦也有甜,尤其在和八大道相守的35年里,自己的付出得到各界的肯定,也收获了不少的荣誉。特别是同乡会帮助了很多新移民,在纽约得到很多的关注与赞扬。尽管为办好同乡会,我自掏腰包不少钱,但能为乡亲们排忧解难,我感到开心和满足。今后我会把精力更多地放在同乡会和社区上,继续为乡亲和社区谋福祉做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