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华裔社区看名校招生丑闻:所谓全面考量成为操作舞弊的幌子

近日揭露出的美国名校大规模舞弊招生遭司法部起诉案丑闻,据悉,目前斯坦福大学本科学生伍兹(Kalea Woods)提起诉讼,声称时间金钱受到损害,斯坦福名校身家缩水。加州单亲母亲杜尔易(Jennifer Kay Toy)在旧金山高等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称其子成绩优秀,但因为他人的“卑鄙行为”没有被某些名校录取。此外,南加州杜兰大学(Tulane Univ),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及橙县社区大学的学生发起对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的集体诉讼。南加新港滩市的辛格及其经营的教育公司,据指控,为巨富家长行贿和相关涉及的名校进行了复杂的规划。这些名校包括斯坦福大学,南加州大学,洛杉矶加州大学,耶鲁大学,圣地亚哥大学,德克萨斯大学,乔治城大学等。

斯坦福大学。(图片来源:路透社)

对此,华裔社区同样震惊愤慨,强烈谴责美国顶尖高等学府惊人的腐败。亚裔教育联盟(AACE)赵宇空指,因为其后果,不仅严重损害择优录取的高等教育原则,侵害了普通学生平等的教育权益,也使很多优秀的学生失去了进入心仪名校的机会。发起申诉哈佛的亚裔教育联盟呼吁,广大亚裔孩子们积极参与上述的集体诉讼,通过推动社会变革,彻底改革现今不透明,弊端重重的大学录取体系,重筑真正择优录取,公平合理的高等教育录取制度。

其子都经历过名校申请莫名遭拒经历的加州弗里蒙市议员邵阳,及亚裔教育联盟发起人赵宇空都表达了愤慨之情。邵阳指出,这些有钱有势的所谓主流富人可以动用财力和特权来破坏美国公平竞争的机制,剥夺其他无权无势的美国人民平等享有最高学府教育的机会,这种行为是对美国精神的公然践踏,也是对包括华裔在内的弱势少数族裔群体的公然歧视。欣慰的是,美国的司法机关,包括FBI,非常认真地调查,搜集到大量的证据,可以将这些害群之马送上法庭,绳之以法。因此,美国作为一个法制社会还是很有希望的。

曾经多年任职加州学区委员的邵阳特别指出,精英大学在整个录取过程中采用所谓“整体考量”(Holistic Consideration),不以分数为唯一标准,所谓鼓励学生全面发展等等。听起来理念良好,但是在录取过程中赋予大学最大空间不透明操作,甚至以黑箱操作作为他们的惯用策略,因为没有人能够准确地说出其录取过程按怎样的流程标准。整个录取过程保持神秘,便于有更多主观操作的空间,这样就非常容易滋生腐败的土壤,使这些不法之徒可以钻空子。他更希望借由亚裔学生状告哈佛等常春藤名校的案件,能够促进推动这些名校在录取过程当中增加透明度,从而改善大学招生录取的平等性和公正性。

他解释,现有的名校招生政策最大问题除了涉及到录取的透明性和公正性,精英大学录取所谓的校友传承(legacy)及很多的体育特招机制等等,这些操作也为择优录取的整个过程增加了很多的变数,也产生了诸多漏洞,也使不法之徒有机可乘钻空子。邵阳建议高校尽可能杜绝这些,甚至包括校友传承。因为很多的舞弊作假就是以校友传承的名义来做的,其实质是一种权利交易,是特权的体现,心照不宣。以一种利益交换作为前提,这些所谓的上层阶级,操弄手中的金钱和权势使他们的特权和其子女的顶级教育机会通过这种方式一代代传承下去。华人及其他新移民子女根本无法进入这一贵族圈层,与这些特权阶层的富家子弟竞争。其不公平性,显而易见。

亚裔尤其华裔一向以来被一些主流暗讽追求高分,只为名校等等,但是这次舞弊案暴露出所谓主流巨富圈以肮脏的手段达到进名校的目的,邵阳直言,好莱坞的影星甚至涉案为子女上名校造假这样的举动,看得出其虚伪性。好莱坞常常自诩为美国的道德制高点,他们常常抓住任何场合机会表现出要追求平等,作出为少数族裔弱势群体发声的姿态,但是暗地里做的事情竟然如此令人不齿,而且事发后好莱坞没有对这种舞弊丑闻有任何谴责,选择集体失声,更暴露其双重标准的虚伪性。

邵阳认为,这次弊案比较正面的意义,或对正在进行的哈佛诉讼有好的影响。因为,众多揭露的事实从另一个层面证明了所谓“全面考量”,多方面综合考察申请人的录取制度这本身来说只是个幌子而已,或只是为这些不法之徒提供了可乘之机。加上现在精英大学更进一步减少SAT/ACT分数在录取当中所占的比例,取而代之,用其它所谓领导力等其它借口取代,更使整个名校录取的标准变得模糊,可以任意而为。

如赵宇空在亚裔教育联盟在新闻公告中所揭示,美国大学的录取体系弊端突出:公平竞争被弄虚作假所替代。这些有权有势的富人操纵招生过程,而许多在种族和经济方面占劣势的亚裔孩子尤其不能得到与他们能力相符的入学机会,成为无辜的双重受害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