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华为内部2万员工大流动为哪般?

4

2019年3月29日,华为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华为业绩稳健增长,实现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元人民币,净利润593亿元人民币。图为福州一展会上的华为展区。 (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最近,处于多事之秋的华为公司,正在组织架构和员工部署上正在进行一番大调整。

综合中国大陆财经媒体报道,华为CNBG(运营商业务)的富余员工部分将内部疏导至CBG(消费者业务)。具体员工转移比例华为内部并没有正式通知,但有CBG内部员工透露,将有2万CNBG员工疏导至CBG。

对此消息,华为方面未有回复。

CNBG2018年销售收入同比下滑

今年3月29日,华为消费者业务在(以下简称CBG)举行“军团作战”誓师大会,这家公司今年的改革重点也由此揭开:CBG更加独立自主,运营商业务(以下简称CNBG)则加速变革转型。

CNBG是华为公司三大业务部门之一,以全球各大运营商的通信基站和网络部署为主,是华为一直以来的支柱业务。不过,2018年,CNBG销售收入2940亿元,同比下滑1.3%,而主营手机业务的CBG首次以48.4%的收入占比超过CNBG,成为华为第一大收入来源。

华为轮值董事长在财报大会曾回应,这并不意味着运营商业务到了瓶颈期,2019年5G大规模商用将释放更多可能。

在CBG的誓师大会之后,紧接着4月12日,CNBG也举行了誓师大会。不同的是,这场大会显得低调、压抑了许多。在大会上,任正非做了题为《极端困难的外部条件,会把我们逼向世界第一》的讲话。他表示,“CNBG未来十年会在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打一场混战。”

任正非在誓师大会上提到,CNBG业务对公司具有极大的战略地位,将来的信息社会是云的社会,云社会的基础是联接与计算。在“联接”这个问题上,华为已经是世界第一了;在“计算”这个问题上,华为也会努力追赶上来,争取不负大家的希望。所以,公司对CNBG的要求很高,他们压力很大。

任正非提出的改革思路是:逐步建立“精英+精兵+职员”团队组合方式,形成“弹头+战区支援+战略资源”的队形,并大胆地将成熟业务的决策权下沉到代表处作战组织。这其中的核心是精简,精简不赚钱的产品线和业务,精简厚重的部门人员。

任正非提到,CNBG改革是他亲自抓的战略重点,集中精力把管道联接业务做成世界战略高地。而CBG的改革授权“军团作战”,让其独立自主改革。

华为公司2018年员工总数超过18.8万,其中CBG2万多人,CNBG则是有着约10万人。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郭平在今年3月底的业绩沟通会上表示,如今华为内部出现了大公司病,出现了推诿拖延的情况。

华为在同行业领先优势并不巨大

来自地缘政治的风险,如同一颗定时炸弹,对华为公司未来的业务发展充满了不确定性。今年是5G规模商用部署的元年,大幕刚刚开启,是华为未来业务增长的重要依仗之一。但在这个与时间赛跑的关键节点,华为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进入多事之秋,美国政府多次以网络安全为由,拒绝华为的5G设备进美国市场,甚至煽动其盟国将华为排除在外。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华为已经和全球领先运营商签订了40个5G商用合同,7万多个5G基站已发往世界各地。华为在5G业务遇阻的同时,在5G市场中依旧处于强势地位,这自然是值得肯定的。

但第三方机构Strategy Analytics日前发布的报告指出,爱立信和诺基亚在5G上也取得了很多成功和市场肯定,此外还有三星公司也取得了初步成功。与之相比,华为的领先优势并不巨大。

“改革是在‘刀尖’上跳舞,要么就是世界第一,要么就被刀子戳死了。我们是不想死的,除了做到世界第一,无路可走。”如任正非所言,华为需要在这种极端困难的外部条件下,打造出一支铁军,逼着自己成为世界第一。鸡蛋从内部打破就是生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