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家庭常用药价格“火箭式”暴涨 谁是幕后推手?

近日,有网友曝出很多常用药价格大幅上涨,多位药店及药商负责人表示,一些低价常用药大都有不同程度的涨价,低价药的成本持续增加,且有一部分已停产。有业内人士指出,药价上涨的原因有原料短缺导致药品无法生产的真短缺,也存在部分原料药被人为控制甚至垄断,因采购价未能谈拢导致的“伪短缺”。

硝酸甘油暴涨11倍  家常必备药涨价成常态

《侨报》记者走访了北京朝阳区多家包括同仁堂、盛仁堂在内的连锁药店,作为冠心病和心绞痛患者的常用药的硝酸甘油,均出现了断货的情况,有的门店甚至断货已长达半年。硝酸甘油片“变装”15片装,价格可卖到25元一瓶,而原来生产的的100片/瓶仅为8元,现在药店却涨到了58元。

一名同仁堂店员表示,自己2012年开始在药房工作,当时硝酸甘油只卖几元,去年售价在25元左右,现在价格涨得很厉害。“以前都不把硝酸甘油片当成名贵药,现在价格涨到50多元一瓶,我们也没办法。”

不仅药店,医院方面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据报道,原则上公立医院采购药品的价格不得超过挂网价,但一些企业硝酸甘油片配送公司的采购价已经涨到30多元/盒,挂网价是23.9元/盒(108片),因此公立医院只能放弃采购国产药,转向价格为99.5元/瓶的进口药。

朝阳区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卫健委、医保局主要负责监管医院等医疗机构的相关行为,药监局负责药品安全的监督管理,而市区内药店所售药品属于市场范畴,其涨价与供应是药店经营者的市场自发行为,医疗卫生部门没有相应的监管权限。

据了解,此前2017年销售的100片装硝酸甘油片主要来自3家企业,河北医科大学制药厂、北京益民药业有限公司、山东信谊制药有限公司。记者致电河北医科大学制药厂,该厂工作人员表示,100片装的硝酸甘油已经停产,现生产的是硝酸甘油气雾剂,并称喷雾效果更好。

北京益民药业有限公司的销售负责人则表示,100片装去年底停产,现在更换生产的是15片装硝酸甘油,目前供货充足。他称,这个药是急救用,100片在保质期内很难吃完,15片装更经济环保。同时,北京的化工企业都面临外迁,硝酸甘油原料生产企业受到影响,造成原料价格上涨。

随后,记者在北京市朝阳区药店发现,复合维生素B从以前的1.5元涨到近10元,涨幅高达600%;癞特灵从2015年的3元涨至2018年年底的9元,涨幅为200%;去痛片从2.5元涨到9元左右,涨幅达到260%。扑尔敏、罗红霉素、降压0号、诺氟沙星胶囊、滴鼻净等,与前两年相比,价格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涨幅。

此外,安宫牛黄丸、川贝枇杷糖浆、云南白药气雾剂、桑菊银翘散、复方黄连素片、清肺化痰丸、999感冒灵、三九胃泰、黄连上清片、活胃散等中成药也都有提价现象。

一名医院内部人士表示,医院平时遇到临床常用低价药缺货的现象次数不少,有时有的药品买不到,是因为厂里宁愿囤积不发货而在等待调价。据反映,心内科的强心药西地兰因为原料涨价,制剂缺货了很长时间,后来价格上调后供货稳定。另外最近甲硝唑栓、吲哚美辛栓等药供货则不稳定。

原料药生产企业偏少   垄断“炒药”一时兴起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研究分析认为,中国生产的原料药中,很多品种只有个别企业能正常生产,一些曾经获得生产文号的企业,在不断提高的环保标准下难以满足生产条件,导致批文闲置。

《侨报》记者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方网站上查询部分价格涨幅大的原料药发现,拥有这些原料药生产批文的企业少,少则两三家,较多的也只有十余家,例如马来酸氯苯那敏(又名“扑尔敏”)有GMP认证的企业只有沈阳新地药业有限公司、河南九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两家,而有“马来酸氯苯那敏”成分的药品有2110种,产能跟不上,而原料药市场需求又很旺盛。

事实上,在查询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于2018年和2015年发布的药品监管统计年报发现,截至2018年11月底,全国共有原料药和制剂生产企业4441家;而截至2015年11月底,这项数据为5065家。

年报解释称,生产企业许可证换证期间,一些企业由于未通过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暂不具备换证条件而暂缓换证。药厂数量的减少,带来的直接后果是药品的市场竞争激烈程度下降,推动了药品价格上涨。

由于新版GSP(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要求严格核查药品生产工艺,加强监督,提高了商业公司的过票成本。一家制药厂的相关负责人自称,“作为上游厂家,我们只有通过一定幅度的涨价才能保证各个环节的利益,,保障产品渠道畅通。”

有医药行业资深人士指出,近年来还有一些中间商采用控制某个品种的全部原料药供应的方式,大幅抬高产品价格,这些恶意“炒药”的中间商盯住批文较少的原料药厂家,囤积居奇获取高额利润,“加上新批一个原料药许可证时间很长,原来的少数企业可以在较长时间里处于市场支配地位。”

辽宁省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处处长张强透露,部分原料药被企业人为控制,一旦医院和地方采购价不能满足其预期,就以药品短缺为由相要挟,制剂企业和医院都处于被动角色,缺乏议价资本。“这些药品不能正常供应,一部分是因为原料短缺问题导致药品无法生产的‘真短缺’,也存在部分原料药被人为控制甚至垄断,因采购价未能谈拢导致的‘伪短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