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用课本抽打逃课学生 山东一教师被学校处理后再被教育局“追罚”

有网民近日爆料称,今年5月,因用课本拍打逃课学生,山东日照五莲二中班主任杨某被学校停职一个月、取消评优,师德考核不及格;近两个月后,五莲县教体局下发文件,对该教师追加处罚,要求学校新学期不再聘用该教师,并将其纳入信用“黑名单”。10日,五莲县教体局一名工作人员证实,网传消息为实。“责成学校不再聘用(杨某),是指五莲二中不再聘用该教师,其他学校还是可以聘用。”该工作人员称。

县教育局“追罚”:将涉事教师纳入信用“黑名单”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网传文件《五莲二中关于杨某某体罚学生的处理决定》显示,4月29日下午第二节课,2016级3班学生李某某、王某某逃课,私自到操场玩耍,被该班班主任杨某某安排学生叫回,在四楼门厅内用课本抽打,造成不良影响。

“杨某某身为教师,私自体罚学生,违反了学校及上级规定。”5月5日,五莲二中对班主任杨某某做出了处分决定:停职一个月;向当事学生和家长赔礼道歉,向学校书面检查;承担诊疗费;取消评优,师德考核不及格;党内警告、行政记过。此外,该校校长对学校管理负有主要责任,扣发一个季度校长职级薪酬。

7月2日,五莲县教体局对该教师追加处罚。网传一份落款为“五莲县教体局”的文件显示,五莲二中对杨某某作出处理决定后,为进一步规范教师从教行为,经局长办公会研究,在学校处理的基础上追加以下处理意见:扣发杨某某2019年5月至2020年4月奖励性绩效工资;责成五莲二中2019年新学年不再与杨某某签订《山东省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将杨某某自2019年7月纳入五莲县信用评价系统“黑名单”。

在上述文件中,该教体局要求“各学校迅速传达到每一位教师”,进一步加强师德师风教育,广大教职工要从中吸取教训,不碰“红线”,县教体局持续保持治理和变相体罚学生的高压态势,一经查实,严肃处理,并纳入县信用信息评价系统“黑名单”。

7月10日,五莲县教体局一名工作人员证实,上述网传文件内容为实。今年4月,杨某某用课本拍打逃课学生,在学校对其处分后,教体局又于7月初作出扣发绩效工资、责成学校不再聘用、将老师纳入信用“黑名单”等处罚。

处罚引争议 当地教育局:别校仍可聘用该教师

此事经网民曝出后,引起争议。不少人赞同学校和五莲县教体局的处理,认为老师体罚学生触犯了师德红线,不能纵容。也有人质疑教育部门是否有权将教师纳入“信用黑名单”,认为教育部门应给老师足够的尊重,“本身逃课就是不对的,老师有管教的责任”,事件发生后“不能对老师一罚了之”。

有网民称,“老师该多心寒啊,真正恨铁不成钢的老师才会这样管学生”;也有人称,征信系统被滥用。

网民微博热议截图。

网民微博热议截图。

2018年9月12日,五莲县信用办曾公布“五莲县首批失信信息评价项目”,其中涉及教育领域18种情形,包括“在作业、测验和考试过程中有抄袭、伪造材料、替考、帮助他人作弊等学术不端行为的”“有偿家教等的公职教师”“ 教师存在违反师德师风行为,影响恶劣受处罚的”。

对于此事引发的“质疑”,上述教育局工作人员回应称,“责成学校不再聘用(杨某某),是指五莲二中不再聘用该教师,其他学校还是可以聘用。” 对于教育部门为何在学校处罚涉事教师两个月后又再次追加处分,该工作人员则未予回应。

媒体:老师抽打学生不对,但处罚也别“抽打”老师

近来,围绕“教师教育惩戒权”,舆论讨论颇多。7月8日,中央发布《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其中提及,相关部门将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

3月21日,云南德钦县第二小学4年级3班的学生们在课堂上。图片来源:中新社

3月21日,云南德钦县第二小学4年级3班的学生们在课堂上。图片来源:中新社

对此,山东媒体《齐鲁晚报》7月11日刊发题为《老师抽打学生不对,但处罚也别“抽打”老师的评论文章称,很多人包括相当多的学生家长,认为老师体罚学生天经地义,希望老师对学生“该打打该罚罚”。也有不少人赞同学校和五莲县教体局的处理意见,认为老师体罚学生触犯了师德红线,不能纵容。争论双方之所以僵持不下,原因在于对教师惩戒权的认识缺少共识。

文章称,确实,有很多曾经遭受体罚的人最终并没有形成畸形人格,但是不能据此认定体罚无害。我们更应该看到学生时代的体罚给很多人带来的严重心理创伤。河南栾川一名男子路遇当年老师,不仅没有嘘寒问暖,反而破口大骂,连扇耳光,自述原因只在于20年前上学时曾被老师殴打。此案在10日判决,同样引起关注。这个案例应该并非个例,它是“棍棒之下出孝子,教鞭之下出高徒”的恶果。

文章认为,无论教育惩戒权最终如何体现,教师行使该项权利应该以是否有利于学生健康成长为标准。无论是肢体暴力,还是语言暴力,其实都是老师在以惩戒之名宣泄自己不理性不健康的情绪,对未成年的人造成的伤害难以估量。人格尊严、人身安全不受侵犯,是学生健康成长的前提。老师随意体罚学生的现象应该引起广泛重视。学生报复、家长投诉都不是根治体罚的应有方式,唯有加快制定实施细则才能从根本解决。

文章最后称,就五莲二中这个事件而言,学校和教体局处理当事教师的理由是充分的。但是,在尚无教育惩戒权实施细则的“空白期”,也可以对当事教师从宽处理。老师应该对学生多一分爱心,主管部门也应该对老师多一分理解。无论出于怎样的初衷,无论对谁,以“杀鸡骇猴”的方式处理都是另一种“抽打”。(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