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私生粉极端追星行为让艺人窒息 演员李现深夜发文抵制

 近两个月来,因极端粉丝的侵权骚扰行为,不堪其扰发声谴责的艺人接连扎堆出现,案例频发程度可以说是“前无古人”。

电话骚扰、行程泄露 明星不堪其扰

上海观察者网15日报道,因出演电视剧《亲爱的,热爱的》爆红的中国大陆男演员李现在遭受“私生粉”变本加厉的骚扰后,14日深夜通过官方微博发表长文呼吁粉丝理智追星。

李现在其微博正面表态称,出门健身被蹲守、回家路上一路被跟拍、私人信息和非公开工作行程被泄露、跟车跟飞甚至住到酒店房间隔壁、不给看脸就被辱骂……这些极端粉丝行为都让他感到极大的困扰和负担,以此呼吁粉丝理智追星,不提倡任何干扰公共秩序及影响公共安全的行为。

ZT091606

李现抵制私生粉微博截图(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其工作室随后也转发并喊话粉丝们“关注作品,远离生活”。早在8月底的一次专访中,李现曾经就“被骚扰”一事发表过看法,言语中颇感无奈。

《亲爱的,热爱的》开播一周不到,李现就发现自己的个人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被不法分子售卖,甚至有人在凌晨疯狂拨打他的电话,最终不得不换号。

慢慢的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自己前脚走进健身房,后脚就有人拍下照片发到网上,还会地点标记健身房位置;有人守在家门口,蹲在健身房附近紧盯,这种无时无刻的“跟踪”令人毛骨悚然。

而李现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不断通过社交媒体或平台表达自己认为的正确的追星方式,希望“能影响一个是一个”。

主演网剧《陈情令》蹿红的演员肖战和王一博也都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骚扰。

8月3日,王一博发文怒斥疯狂拨打骚扰电话的粉丝,言明正常生活已被严重影响。其所在的赛车车队,甚至因为遭到私生粉我行我素的围堵,而被大赛赛会警告。

此前,肖战的航班被粉丝篡改、出门被怼脸拍照……在酒店被粉丝围堵到撒腿狂奔。10日,肖战现身新作发布会现场谈及此类私生行为时,解释称自己当时跑开的反应也是考虑到现场安全秩序问题,同时也呼吁粉丝追星“理智一点”

“饭圈”疯狂追星实录

“私生粉”一般形容对偶像私生活过度关心,喜欢跟踪围堵偶像的极端粉丝。

凤凰网10日报道,25岁的豆豆从大学开始沉迷追星,一次很偶然的契机,认识的朋友问起豆豆,“想不想蹲酒店?”

点了点头后,豆豆自己也没有想到,她这一“蹲”便是6年。目前她追的何歌手(化名),则出身于这两年大火的某偶像团体选秀节目。

蹲酒店、饭店对她来说也是常事,拼到极限时,甚至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只要何歌手有活动,豆豆就会去跟车,有一次车速飙得太快,一个急转弯就把车上的几个人甩到座位上,差点造成追尾,她回去后心悸了好几天。

豆豆介绍,饭圈里更多“疯狂的小事”多得去了:“有一个女生怀着孕,追着追着就流产了;老公要离婚,她也很决断就同意了,然后再接着追”。不过,私生饭的行为,也有她唾弃的,比如那些喜欢在偶像家中安装摄像头的极端私生饭。

豆豆说“越深入付出,得到的回报就越多,会得到普通粉丝得不到的糖。”

贩卖明星信息成非法产业链

北京《新京报》此前报道,购买明星私人信息除了能够满足粉丝的猎奇心理外,粉丝可以根据这些信息掌握明星的行程,甚至可以订到与偶像邻座的机票,入住偶像所下榻的酒店以达到追星的目的,因此粉丝经济也助推了贩卖明星信息的非法产业链。对此律师表示,这种行为已经涉嫌触犯刑律中有关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内容。

在微博输入“明星姓名+具体信息”的方式搜索,很容易就寻找到刷屏招揽生意的“黄牛”。

为了规避风险,这些黄牛大多选择微信交易。“微博只是用来引流的”。其中一位“黄牛”说。

资深追星族小颖(化名)告诉记者,明星信息的买卖在粉丝圈内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而且成本并不高,“如果你想对爱豆(偶像)接送机,那就买他的航班号或者身份证号一查就知道。但是一般不会直接给爱豆(偶像)打电话,这种做法太激进了。”

调查发现,售卖明星信息的“黄牛”无孔不入,从航班、酒店、通告到音乐游戏账号、手机号、身份证号乃至户籍,明星信息被明码标价出售。这些信息价格低廉,从几元(人民币,下同)到100元不等,500元能够打包购买上百位明星信息。

除了微博,在闲鱼上也有不少售卖明星信息的“黄牛”。他们打着“相遇 相思 相见”的噱头,滚动发布着多位明星的航班动态、手机号、微信等信息。

所有的信息均以缩写代指,如sfz(身份证)、hb(航班)、sjh(手机号)、hj(户籍),一位“黄牛”告诉记者这样主要是为了规避风险,防止被平台封号。

“买身份证号其实是为了获得航班信息。粉丝可以在机场查询系统直接搜到明星的乘坐的航班、起飞时间等信息,如果明星已经值机,还可以拿到他的座位号。这样你不仅可以送机,还可以买与明星相邻的座位。”小颖说。她曾经用这个办法购买了不少艺人的身份信息,并成功跟自己的偶像“肩并肩”地坐到了一起。

一位“黄牛”表示,如果直接购买明星的航班信息每次只需要10元。

除了“黄牛”,在明星信息地下售卖链条中,还有一个名为“敲机子”的特殊群体。“如果你来不及去机场就可以找他们代为查询,然后发给你,每次只需要5块钱。”小颖说。

据报道,可售卖的明星艺人个人信息“十分丰富”,除了手机号、身份证号之外,明星游戏账号、户籍、入住的酒店也是售卖的热门信息。

微信上一位“黄牛”向记者介绍,除了手机号码,他手里还有部分艺人的游戏账号和户籍信息。随后对方发来了易烊千玺的王者荣耀账号和肖战的绝地求生账号。

在一位卖家的标价中,吴亦凡的户籍信息只需要50元。

对方给记者发来的户籍照片显示,照片右上方为吴亦凡的素颜证件照,这张照片不仅包括吴亦凡的原名、身份证号、籍贯、家庭地址、文化程度,还包括他婚姻状况和兵役状况。

“酒店信息也是大家买得比较多的。”上个月,小颖和朋友通过“黄牛”顺利地购买到了艺人周震南在长沙下榻的某家酒店信息,并提前赶到蹲守,最终在周震南进出酒店期间“偶遇”成功。

“这些黄牛卖的信息基本上都是真的,因为一旦卖过一次假的,就没人再来找你买了。”小颖说。

这些私人信息是哪里来的?一位“黄牛”告诉记者,自己也是从上家那里拿到的,且招收代理,“代理费100元,拿货很便宜”。

提供明星信息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公民个人信息泄露的事件已屡见不鲜,有关部门也对此加以严厉打击。公民个人细信息泄露有的是相关数据管理人员“监守自盗”,有的则是一些网络黑客通过各种“黑客手段”盗取数据。有的黑客或将数据发布在网站上“炫技”,有的则出售贩卖。这些数据来源则是一些个人信息搜集单位,涉及教育、医疗等各个方面。

广东中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深圳国际仲裁院仲裁员潘翔表示,明星的个人信息往往来源于机票销售代理、酒店等公共服务单位或者此类单位的网络运营平台。明星艺人的身份信息、电话号码、家庭地址、家庭成员情况、航班出行信息等均属于法律保护的公民个人信息。

潘翔介绍,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明星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涉嫌《刑法》规定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而根据《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行踪轨迹信息、通信内容、征信信息、财产信息50条以上;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住宿信息、通信记录、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响人身、财产安全的公民个人信息500条以上;提供前述信息以外的公民个人信息5000条以上,或违法所得5000元以上等情况,均属于“情节严重”范畴。 (完)